炮太的千机匣

给每位小姐以最美好的初遇

你好呀,这儿黑兔,还请多多指教

主写乙女

希望能写出一些很有画面感的文章

希望能写出触动人心的刀子

最大的愿望能有一个绑定画师和我一块…

有每月只写九篇的怪癖…为了九宫格!


拒绝回fo,我关注你是因为我喜欢你!但是并不是为了让你关注我而去关注你!

【王者荣耀乙女】女尊

【如题女尊设定】
【ooc铁定有,这篇真的纯属写着自己爽的了 玛丽苏有】
【其实是因为喜欢那个称呼】


说是女尊国,其实为国民信仰女娲,故女性地位比男子要高,而并非会发生什么男女颠倒,男生子。只是女子更为自信,男子则更为内敛。

【庄周】
稷下学院有一夫子名为庄周,以化虚为实而得名,只有你一位弟子,那日你看着庄周布置下来的课业,没一伙就看向了那坐在鲲上的人儿,随后说道:

“夫子可愿做我夫郎?”你撑着脑袋看着面前的庄周。前一刻还在点着头昏昏欲睡的庄周微微睁眼看着你“欺师灭祖?会遭天谴…”

“我不想灭祖倒只想欺师,若此生能与夫子在一起,天打雷劈都不怕…下辈子不得轮回也罢,只求夫子一句我愿意。”你笑嘻嘻的凑到庄周面前,用手拨了拨他的刘海好让你更清楚的看到他鎏金色的眼眸。

“那我这句愿意,可不能说了,若因我而不得入极乐,实为可惜了。”

“那便发誓今生只与夫子一世一双人,若有异心便不得入极乐。”

你看着庄周又沉默了下去,笑意逐渐僵硬在嘴角,时候干脆先给自己找了个由头减轻一下对方的反感。

“夫子,我心悦你已久,但若是夫子因此困扰,弟子只求夫子忘了这事,也希望夫子能让弟子继续在您门下学习。”

随后你听到庄周细微的声音响起,静默了一会却突然一阵狂喜。

他说:
“那便…只妻主与我,一世一双人。”




【李元芳】
李元芳是个魔种,世间皆对魔种有偏见,而你并不觉得,你也不记得是多久前救起的李元芳,自那时起他便对你不离不弃,即便是出去也会和你说一声,然后再三提醒你一些事情。

久而久之便互生情愫,不久后你们便成了婚,李元芳就成为了你的夫郎,没多久李元芳被狄仁杰看去做密探,你心里也是高兴的,毕竟你天生眼盲,也不好陪他出去。

“元芳你可后悔嫁于我?毕竟我只是一个眼盲的女子,元芳以你现在的身份能找到比我更好的妻主。”那日你坐在庭院的石凳上,抿了口茶说道,也不晓得是想对自己说还是对李元芳说。

而李元芳捉住你的手放在他的脸上,你能感受到他的头正在左右晃着。“元芳不曾悔过,妻主于元芳来说已是最好了,没有人能够比得上妻主。”

他回来时会带上几串糖葫芦,然后和你说说今天又发生了什么,逮了多少人,说是自己已经摸清了地,下次带你去玩,握着他的手也不怕走丢。

“走,我带妻主上街玩去,可记得牵牢我的手不要放开,不然我会着急。”


【扁鹊】

 “越人,我娶你为正夫可好。” 

“好。” 


你心悦那个小医生好久啦,平日里冷冷淡淡的一个人,突然被你娶回家了你也觉得超级意外,可现在那个小医生的的确确是坐在你的面前,头上盖着喜帕,就这么坐在那床上。


 你吞了口唾沫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征战沙站胜场无数也比不过今日的喜悦,你自认为风流倜傥,掠过花丛无数都能全身而退,此时大好日子却与迷迷糊糊的与扁鹊共饮了合卺酒,随后坐在床上看着桌上一对龙凤烛缓缓燃烧。 


“怎的不挑喜帕?”小医生的声音依旧清清亮亮的却带着些许笑意,你恍然大悟,握着桌上的那秤,手却抖得不行,秤段已经稍微接触了喜帕,你的手用力向上一挑,那喜帕便从空中飘落了下来,随后入目的是扁鹊带着笑意的眼眸,你看着扁鹊倒觉得什么都不慌了。


 “越人...”你轻声念着他的名字,只觉得嘴里都留下一片甜蜜“妻主。”他看你如痴如醉倒也没像之前那样戳破你,反倒叫了这么一句,你听着这句称呼觉得身子都麻了,只晓得这人从此以后便是你的正夫。 


永结同心,白头偕老。

评论(10)
热度(112)

© 炮太的千机匣 | Powered by LOFTER